公告:权益网将专注于纳税人权益维护,原有产品信息已全部迁移到 纳税人服务在线网

旧版入口 纳税人服务在线 加入收藏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 TAXRIGHTS.CN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忘记密码>>>
全国首家为纳税人服务的大型税务咨询、热点投诉、维护权益综合性网站
..
听,“过来人”讲“走出去”的故事
录入:caoming      点击数: 142      录入时间:2018/5/23 15:46:57
 

    514日,“一带一路”税收合作会议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召开。在会议召开前夕,本报记者赴“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核心区、与哈萨克斯坦相邻的新疆,采访了10余家“走出去”典型企业。作为“过来人”,新疆这些“走出去”企业既有经验,也有教训。认真倾听这些“过来人”的故事,将有助于减少“走出去”的弯路。

    谈经验:踩准税收政策“作用点”

    “踩准税收支持政策的‘作用点’,‘走出去’会更加容易些。”谈起“走出去”的成功经验,中国能源建设集团新疆电力设计院有限公司会计董红,首先想到如何用好国家的税收支持政策。在她看来,出台符合企业实际的税收政策,是国家对企业“走出去”最好的支持。作为企业而言,应顺势而为,将这些税收优惠政策用足用好。

    在采访中,董红和其他10余家受访企业的财税负责人,都对去年发布的两个重要的规范性文件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一个是《国家税务总局关于企业境外承包工程税收抵免凭证有关问题的公告》(国家税务总局公告2017年第41号,以下简称41号文件),另一个是《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完善企业境外所得税收抵免政策问题的通知》(财税〔201784号,以下简称84号文件)。

    其中,41号文件明确,企业按规定取得的分割单,可作为境外所得完税证明或纳税凭证,一举解决了企业境外承包工程过程中由于多层分包或转包,境外税收无法充分抵免的问题。84号文件则规定,企业可以选择采取“分国(地区)不分项”或者选择“不分国(地区)不分项”计算其来源于境外的应纳税所得额,并按规定税率分别计算其可抵免境外所得税税额和抵免限额。根据这两个规范性文件,企业境外投资的税收抵免会更加充分,税负因此大大降低。

    董红告诉记者,他们公司自2001年开始从事国际电力设计业务,目前已经从最初的单一设计、咨询服务逐步向社保采购、总承包业务全方位发展。41号文件发布后,为了提高境外承包工程的竞争力,他们公司与北方国际集团以联合体的方式向境外投资。按照41号文件规定,联合体来源于境外所得已在境外缴纳的企业所得税税额,由联合体主导方企业填写《境外承包工程项目完税凭证分割单(联合体方式)》后,就可以作为境外所得完税证明得到充分税收抵免。“采用联合体的方式,税负降低了,竞争力提升了,我们也更加有信心了!”董红说。

    84号文件的发布,同样给中国能源建设集团新疆电力设计院有限公司带来了好处。董红告诉记者,2012年,他们公司在吉尔吉斯斯坦等国设立了分公司,开展工程承包业务。到了第二年,分公司有的项目盈利,有的项目亏损,盈利的项目利润总额达到124万元。按照以前的税收法规,各国分公司之间的盈亏不能互抵,吉尔吉斯斯坦分公司的盈利,需要按照15%的税率在吉尔吉斯斯坦缴纳企业所得税18.6万元,回国后还需要按照10%的企业所得税税率差补缴12.4万元的税款,共计需要缴纳31万元税款。现在,他们位于境外不同国家项目的盈亏可以实现互抵,税负降低不少。

    新疆北新路桥集团税务部总经理周伟表示,对于刚刚“走出去”的企业而言,节约税收成本的意义尤其重大。因为对这类企业而言,一切都要重新开始,需要开支的地方很多,负担较重。周伟说,他们公司在巴基斯坦设立的办事处被认定为常设机构,需要按照巴基斯坦的税法纳税。在这种情况下,41号文件和84号文件的相继发布,让他们的税收负担得到明显降低。周伟说,这两个重要的规范性文件直面企业痛点,清晰传递了国家鼓励企业“走出去”的决心,也让企业“走出去”更有信心。

    谈教训:不要闭着眼睛“走出去”

    闭着眼睛到境外投资,是很多“走出去”企业的共性问题。记者在新疆采访时,一些“过来人”反复强调:“走出去”之前一定要认真研究投资国的税收法规及营商环境,对潜在的风险做好充足的评估,并提前做好应对预案。采访中,中粮屯河糖业股份有限公司财务部副经理李智,就向记者讲述了因没有搞清楚投资国税法而白白损失4400万元的“惨痛教训”。

    20134月,中粮屯河糖业股份有限公司从中粮澳大利亚公司收购了Tully糖业100%的股权。按照澳大利亚税法规定,只要有实物资产投资,就要按照5.75%的税率缴纳印花税。但是,中粮屯河糖业股份有限公司事先并不知道这一规定,收购过程中投入了部分实物资产,最终实际缴纳印花税787万澳元,折合人民币4400万元。

    李智告诉记者,在收购Tully糖业的过程中,他们把主要精力都放在了财务数据的分析上,忽略了对相关税收法规的深度研究。亡羊补牢,为时不晚。在吸取这次教训后,他们每到一个国家投资,都要征求税务机关的意见,尽可能在投资前防范潜在的税务风险。李智颇感自豪地说,现在,尽管还面临原材料涨价等现实困难,但是在新疆国税局的帮助下,整个公司依然保持着良好的发展势头,持续实现了盈利,并正在向“世界一流大糖商”迈进。

    在企业“走出去”过程中,根据税收协定、国内税法和投资国税法的规定开展税收筹划,是很多企业的“必选动作”。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不少新疆企业,并不是直接到境外投资,而是在卢森堡、英属维尔京群岛和我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绕道”,搭建了中间控股公司。一位“走出去”企业的财务总监抱怨说,他们境外投资的税收方案是一家知名的会计师事务所做的,直到投资时才发现这些方案很难落地。

    采访中,一些企业坦言,企业能够“走出去”并获得稳步发展,有效防范涉税风险很重要,这既要看对投资国税收法规是否充分了解并娴熟运用,也要看投资国的税收环境是否良好,还要看国内及投资国现行税税收法规的变化趋势,缺一不可。因此,新疆已经“走出去”的企业都有一个共识:企业“走出去”过程中作出重大投资决策前,最好请税务机关出出主意、把把关。

    一家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由于新疆国税局在翻译和研究周边国家税法方面已经开展了大量的工作,这让他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新疆国税局在具体业务问题的把握上会更专业,掌握的信息会更多,能够帮助企业有效避免闭着眼睛“走出去”。

    谈建议:税收信息共享应常态化

    企业境外投资过程中的经验和教训,如果没有一个平台来集中共享,就是分散的,甚至是封闭的。在这种情况下,一家企业的经验,其他企业往往需要大费周折才获得。同时,一家企业走过的弯路,其他企业可能继续接着走。怎么办?新疆国税局正在探索的“走出去”企业境外税收联络员制度,力求实现税收信息共享常态化。这一举措,得到了新疆“走出去”企业的集体响应。

    新疆轻工国际投资有限公司是首批联络员企业之一,该公司财务经理王华表示,在“走出去”企业境外税收联络员制度实行以前,境外税收信息只是在税企之间封闭传递。“走出去”企业境外税收联络员制度实行之后,境外税收信息在税企之间和企业之间都实现了有效传递,这对减少投资前的税收误判、强化“走出去”企业之间的交流与协作,固化税企互信都大有裨益。

    税收信息共享究竟价值有多大?记者在采访现场就有切身体会。记者采访的新疆中泰新建新丝路农业投资有限公司,目前已经在中亚国家投资了多家企业,并正在和其中的一个国家商谈新的投资计划。采访中,该公司财务部部长陈桦向记者详细讲述了投资国政府和税务机关持续跟进投资进展情况,并表示“我们双方目前的合作非常愉快”。听到这里,在一旁的哈萨克族企业家沙文青立刻提醒她,注意投资“蜜月期”过后可能面临的税务风险。沙文青在做风险提示的同时,陈桦及其他企业的财税负责人都在笔记本上认真记录。

    沙文青是新疆塔城国际资源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具有10多年的中亚国家投资经验,被当地企业家称为“中亚通”。沙文青告诉记者,他曾经给很多企业给出过一条实用建议,就是充分利用投资“蜜月期”的良好沟通契机,把未来可能遇到的所有税务事项,都以协议的形式在投资前固化下来,且投资国官方负责人的级别越高,未来的保障性就越好。“一般来说,中亚国家对中国企业的投资都非常欢迎,如果拟投资规模较大,拿到总统或总理签署的协议并不是特别难。”沙文青说。

    成功“走出去”企业的税收建议,格外受到关注。1998年在哈萨克斯坦成立的新康公司,是一家外向型、科研型、生产型的食品企业,目前已经得到当地政府的认可和消费者的信赖,新康品牌已经成为哈萨克斯坦家喻户晓的品牌。该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在“走出去”的过程中,逐步积累了很多有益的经验,比如管理人员本土化、财务管理规范化、市场营销网络化、产品开发系列化等。

    “其中,财务管理规范化非常重要。”该负责人说,他们以哈萨克斯坦税收法律、法规为原则,使用了较为先进的财务软件系统,从当地聘请财务人员,统一记账、统一核算和网上报税,使得财务工作实现了标准化,这给当地税务机关和政府留下了十分规范的良好印象,税企沟通因此十分顺畅。该负责人同时表示,在日常工作中,他们非常愿意分享这些经验,以帮助其他企业走好境外投资之路。

如何把税企双方的资源更好地整合起来,更加高效地服务“走出去”企业,新疆国税局一直在探索。新疆国税局副局长杨建新表示,对于境外投资而言,税企双方其实都在“摸着石头过河”。在这个过程中,税企之间的互信合作,企业之间的携手互助,就显得格外重要。特别是新疆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核心区,更应该在这方面蹚出一条新路。

 

 

    (源自《中国税务报》2018518  张剀 李文  周斯琴)